登录注册
退出
流放之路
流放之路 > 流放之路瓦尔克拉斯背景故事 > 文章正文

流放之路瓦尔克拉斯背景故事

发布时间:2016/05/31 15:16:00 来源:电玩巴士 作者:土豆

  本文为参考 History of Wraeclast与其他相关文章整理而成,并且去除大部份人为判断而仅采用石碑与图书馆文献为主。

  流亡黯道世界地图

  瓦尔(Vaal)

  瓦尔克拉斯(Wraeclast)大陆最早的文明是瓦尔(Vaal)帝国,在近代已经几乎被完全的遗忘了。他们建立了瓦尔废墟并埋葬了一个奇怪的黑暗,他们建立了古老的金字塔,想必他们也建立了瓦尔超灵,或至少他的机械框架。一些在瓦尔创造区域的怪物被称为"结构"(古结构, 瓦尔结构或蛇行结构),所以想必他们有一些生物或奇术技术。虽然瓦尔文明是和平的,但他们也实行人祭。

  众神之泪(Tears of Maji)

  瓦尔人首先使用“古灵宝石”(Virtue Gem),在当时称为众神之泪(Tears of Maji)。伊席厄斯.普兰德斯(Icius Perandus)声称"瓦尔甚至比我们的皇帝和他的宝石皇后更加了解,了解程度如其古老文明本身"。萨欧赛(Siosa)在翻译黄金之页也提到"瓦尔聚集他们的古灵宝石并放在多里亚尼摇篮(Doryani's Cradle),以确保瓦尔文明的未来"。这个摇篮的性质和目的是不确定的。艾米尔(Eramir)也说瓦尔开始使用古灵宝石和萨欧赛所说的宝石文化,与文化本身一样古老,所以可以说瓦尔是大陆上第一个文明应该是十分确定。

  阿兹里(Atziri)与多里亚尼(Doryani)

  瓦尔的末代皇后名为阿兹里(Atziri)。

  从所剩无几的人偶和浮雕,可看出她是位绝世美人:不但拥有曼妙的体态、迷人的双眼,更散发出令人销魂的气质。这些描述是真是假,时至今日已无从证实。

  关於阿兹里,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信的:她是瓦尔族的末代女王,在她在权期间,瓦尔族的辉煌历史於恒历前四百年左右戛然而止。

  古物第一册:瓦尔的末代女王, 图书馆长 特里尼安

  阿兹里寻求不朽和永恒的青春,灵感来自於瓦尔贵族与连环杀手泽佛伊(Zerphi)。泽佛伊(Zerphi)活了一百六十八年,然而人们却发现他遗体并无一百六十八岁的垂朽身躯,而是拥有一名二十岁男性的体态。这暗示了泽佛伊有方法从他的受害者偷取青春。这一点被追求永恒青春的阿兹里注意到了。她命令权臣多里亚尼(Doryani)进行相关研究,后者将许多少男少女投入实验室,试图了解泽佛伊长寿及永保青春的秘诀。亦有人推测这很可能和瓦尔文明的终结有关。

  瓦尔文明的终结 (约恒历前 400 年)

  历史记载,阿兹里女皇决定举行一场“连接”(Communion)仪式来达成某种目的。这场仪式的细节,过程和目的都已经湮没在历史之中,它直接终结了长达数千年的瓦尔文明。

  阿兹里和多里亚尼在事件中死亡,以及其他许多人,一部份的人被"改变"。在黄金之页中也提到了"沈睡", "梦靥", "邪兽",以及瓦尔导致自己的灭亡。

  瓦尔期待透过"连结"拯救他们的文明,可能和多里亚尼摇篮(Doryani's Cradle)的古灵宝石有关,而在连结的过程中造成灾难。

  阿兹莫里(The Azmeri)

  遇见瓦尔 (约恒历前 900-400 年)

  阿兹莫里(The Azmeri)居住於阿兹莫里山。他们大概在瓦尔文明终结前 500 年遇见瓦尔,也就是约恒历前 900 年。瓦尔教导阿兹莫里的文明,但是没有教导古灵宝石的知识。在瓦尔文明终结时,仅存的 3126 位瓦尔难民被阿兹莫里收容了。

  恒历元年

  塔库斯.维卢梭(Tarcus Veruso)率领著八万族人踏上阿札拉瓦尔(Azala Vaal)那已覆亡的家园。他在阿兹里(Atziri)的陵墓插上旗帜,建立起伟大的永恒帝国。旗帜上写著:

  「瓦尔族不愿正视付出血肉的代价,招致覆灭的命运。阿兹莫里目睹瓦尔的灾难,将保障子民的平安。」

  维卢梭在阿札拉瓦尔的残骸上建起一座名为「萨恩」(Sarn)的新城,维卢梭号召第一波军团征服圣山下方的土地,清除覆亡之纪所留下的奇异创造物和怪物。

  诚如维卢梭所言,他保障子民的平安:他封起了瓦尔古老的教学和权力中心,对奇术创下禁令,让学习瓦尔秘术者成为烈火的祭品。他考量到摧毁众神之泪(Tears of Maji)可能会带来无法想像的后果,因此全数运往统治者之殿(Highgate),埋入深山后加以密封,而古灵宝石就这样受世人所遗忘。

  这是一个消灭历史的卓越手段,但在敝人眼中,这不过是原始部族自认为征服败者的激进手段。

  古物第六册:恒历, 图书馆长 特里尼安

  费西亚的圣火(The Light of Phrecia) (恒历 6 年)

  五年之后,卡斯皮罗大帝(Emperor Caspiro)也随著父亲的脚步告别这个世界。虽然他的详细死因众说纷纭,但都确认了一点:卡斯皮罗遭到来自某种黑暗型体的魔爪。

  阿拉诺.费西亚(Alano Phrecia)起军为大帝复仇,并且成功驱散笼罩的黑暗,而这个地区在未来成为帝国的中心地带。虽然归咎於一部分帝国领土内陷入不详之夜是一件可笑的事情,但当年的阿兹莫里史家都叙说著这段经历―这不可能是一场巧合。这可能是一种特异的天气,或是源自覆亡之纪后残余的奇术力量。对於此,敝人对任何可能都感到不安。

  阿拉诺於恒历35年卢里西第一圣戒日写道:「英勇的我军将黑暗逐入那残破巢穴,并将罪恶永远封印其中。」 圣山山脚和公理山脉重见天日之后,阿拉诺.费西亚便带著荣耀返回萨恩。由於维卢梭并未清楚指示王位继承者,阿拉诺便登基为大帝,而帝国中心地带便以他的姓氏为名,藉此纪念他的事迹。

  阿兹莫里最终在瓦尔的故土定居。费西亚一族成为永恒帝国的正宗且从未间断,守护著帝国的和平与繁盛。

  「守护帝国子民的平安!」― 这是圣堂教团圣宗加冕为永恒大帝时,必须宣读的誓词。

  古物第七册:费西亚的圣火, 图书馆长 特里尼安

  马雷葛萝(Maligaro)

  在帝国历史上的某个时刻,一位奇术师马雷葛萝(Maligaro)。他的研究集中在古灵宝石以及它们的精华可以注入人体。他将古灵宝石提取精华,再通过

  马雷葛萝的尖刺的装置,将精华注入人体之中,这一实验诞生了许多变异人。在他生命的最后,他创造了

  邪影宝石(Baleful Gem),既不是古灵宝石的合成物,也不是污染的宝石,目的和用途都是未知。

  帝国巅峰

  我们不确定在帝国突然灭亡前的完整地图,但我们知道他最少分为外帝国(南部海岸从监狱大门到狮眼守望)和内帝国(从监狱大门往北都是)。帝国的首都在当时是萨恩城(City of Sarn),尽管已经过了几个世纪,其残存建筑显示帝国在当时是相当繁荣。切特斯(Chitus)是当时的皇帝,公民是阿兹莫里(The Azmeri),奴隶包括了艾兹麦人(Ezomytes),马拉克斯人(Maraketh)和卡鲁族人(Karui)。看来这些其他种族不是瓦尔克拉斯(Wraeclast)的当地人,或至少不是被帝国所涵盖的瓦尔克拉斯的一部分,而是分开的现代文明。

  当时的奇术领导者是玛拉凯(Malachai)。如同马雷葛萝(Maligaro)尝试了古灵宝石,但比起马雷葛萝(Maligaro)只是将精华注入测试体,玛拉凯(Malachai)的研究远比马雷葛萝(Maligaro)更成功。玛拉凯(Malachai)有奴隶开采古灵宝石和

  托麦迪克亚硫酸(Thaumetic Sulphite)并从皇帝得到测试体的支援。手术的结果被称为古灵使徒(Gemlings)。切斯特(Chitus)说:"这充满荣耀的宝石是人类成为神的重要媒介。"和帝国的防御最少会包含一个古灵使徒军团。

  玛拉凯(Malachai)最著名的创作是宝石皇后(Gemling Queen)。她原本是切斯特(Chitus)的爱妃并命名为达拉(Dialla),但是却惹怒了皇帝,而送给了玛拉凯(Malachai)进行测试。达拉(Dialla)爱上了玛拉凯(Malachai),而玛拉凯(Malachai)将她重塑成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宝石皇后。

  帝王.伊泽洛(Emperor Izaro) (恒历 1319 年金星相第一圣戒日)

  当衰老的伊泽洛将皇位交给了切特斯(Chitus)时,这位新的帝王马上将伊泽洛封进了帝王的迷宫中。与他景仰的女神共存,伊泽洛在迷宫中永世流存著。

  净化叛乱(The Purity Rebellion) (恒历 1333 年 - 恒历 1334 年费西亚第一圣戒日 )

  圣堂教团圣宗福尔以信仰和国家之名,引领著他那正义和热衷灵魂,并且很快就赢得许多人的认同:萨恩领主恩德、人民诗人维多里奥、费西亚大主教吉尔菲、斯特里德沃夫政官卡斯托夫以及统治者之殿指挥官艾杜斯。接著,净化军团对古灵使徒和奇术师发动突袭,而福尔则希望「让帝国远离恶魔的邪道、回归人类的荣耀」。

  纯洁编年史第一册:暴动后的余波, 帝国纪事官 加里瓦尔迪

  与此同时,朝廷和奇术实验室外,不满情绪增长。名为净化叛乱运动试图推翻切斯特(Chitus)和摧毁奇术以及古灵使徒,净化叛乱为首的:

  高阶圣堂福尔(Voll), 总首领

  人民诗人维多里奥(Victario, the People's Poet)

  萨恩领主恩德(Lord Mayor Ondar of Sarn)

  费西亚大主教吉尔菲(Archbishop Geofri of Phrecia)

  斯特里德沃夫政官卡斯托夫(Governor Kastov of Stridevolf)

  统治者之殿指挥官艾杜斯(Commander Adus of Highgate)

  净化叛乱寻求了许多的帮助:

  维多里奥寻求帝国的普通市民的支持

  维多里奥寻求艾兹麦人(Ezomytes)的领主里格沃德(Rigwald)的支持

  福尔寻求卡鲁国王冈姆(Kaom)的支持

  福尔寻求马拉克斯人(Maraketh)的赤血丝克玛(Sekhema Deshret)的支持

  艾兹麦人(Ezomytes) (恒历 1333 年迪里维第三征战日)

  圣堂教团圣宗福尔派遣维多里奥和艾兹麦的里格沃德和交涉,相信对於情感丰富的艾兹麦人来说,诗人远比政治人物更有说服力。维多里奥那满腔热血的文字说服了里格沃德,他率领著英勇的战士,在恒历 1333 年迪里维第三征战日向政官盖厄斯.山特立(Gaius Sentari)发动攻击。

  当时,艾兹麦大军带著数以千计、色彩缤纷的格纹旗帜,后世称为「血花之役(The Bloody Flowers)」:山特立麾下的古灵使徒拥有以一敌三的能力,但仍然不敌带著愤怒和无比勇气的艾兹麦人。

  政官山特立逃往萨恩,在从王都、瓦斯提里和南方调派援军后,他才得以返回艾斯特拉里(Astrali)。然而,山特立万万没想到这么作...反而正中福尔的下怀。

评论